靠着一个并不新奇的故事,《海王》如何变成“大型真香现场”?
2019-11-29

    《海王》都看了吗?相信不少小伙伴都跟我一样,这几天的票圈和首页都被《海王》刷爆了。截至目前,《海王》的内地票房已破13亿,猫眼此前预测的总票房17亿只怕会被轻松超越。要知道,此前DC电影的内地最高票房——《正义联盟》,也仅仅6.9亿而已。而除了票房大爆,《海王》口碑也不俗。豆瓣评分8.0,同样是迄今为止DCEU(DC扩展宇宙)电影的最高分;烂番茄新鲜度76%,也仅次于《神奇女侠》的93%。可以说,DC这回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。说起海王,虽然在漫画中1941年就已经出场,算是元老级的人物。但是在单人电影上映前,对于绝大部分观众来说,他的知名度可能还不如闪电侠。从设定上来看,海王“肌肉猛男”的形象,在超级英雄的阵列中并不算新奇。从故事上来说,《海王》的剧情也不复杂。概括来讲,就是拥有半人半亚特兰蒂斯血统的亚瑟·库瑞,为了守护家园与爱的人,和企图发动海陆战争的弟弟决战,并最终成为一统七国的“亚特兰蒂斯之王”的故事。更简单地说,是“水下版《哈姆雷特》”。这样的故事,隔壁漫威已经拍过《雷神》和《黑豹》,观众早已屡见不鲜。尤其是亚瑟与弟弟奥姆在火环上决斗的场面,与《黑豹》中的国王挑战十分相似。因此,许多观众一开始对《海王》并没抱太大期待。万万没想到,电影上映后收获一片好评。甚至有人认为,《海王》是继诺兰的“蝙蝠侠前传”三部曲之后,DC最好的电影。那么,靠着一个并不新奇的故事,《海王》是如何变成“大型真香现场”的呢?今天咱们就来具体聊一聊这个话题。首先要说的,当然是十个人看过、十个人都夸的特效。《海王》80%的场景都发生在水下,这就使得它与其他同类电影相比,在视觉效果上具有与生俱来的独到之处。不管是绚丽夺目的亚特兰蒂斯王国,形态各异的“海鲜战士”,还是最后波澜壮阔的海底大战,导演依靠想象力与特效技术,为我们打造了一场视觉奇观,以至于有人说,《海王》就是“海底《阿凡达》”。这个称号见仁见智,但《海王》的观感绝对是超出预期的。其次,就是影片的节奏感与氛围塑造。众所周知,温子仁是拍恐怖片起家的。从《电锯惊魂》到《潜伏》再到《招魂》,温子仁这块金字招牌已经是许多恐怖片爱好者的心头好。《招魂》之后转型拍摄的《速度与激情7》,也是口碑与票房双丰收。意外去世的保罗·沃克在片尾与范·迪塞尔告别的场景,更是让人泪目。不过,在拍摄《海王》时,温子仁并没有疯狂塞入恐怖元素来吓唬观众,而是运用丰富多变的视听语言来塑造氛围,调动观众的情绪。比如,在亚瑟与弟弟决战时,他不会先提醒你马上就要开打,而是用突然放大的音效,营造出jump scare的效果,让人随之精神一振。而亚瑟与湄拉闯入海沟国的桥段,则是典型的利用画面感来烘托氛围。两人为了避开数量庞大的海沟族,跳入深海并点燃了红色信号灯——成群结队的海沟族生物,包围着形单影只的两个主角;黑暗无边的海洋里,闪耀着一个红色的光点:这种浩大与渺小之间的对立,营造出极致的视觉震撼。对密集恐惧症和深海恐惧症患者来说,这绝对是个噩梦般的场景;但在令人窒息的紧张之余,又有一种壮阔而诡异的美感。这段海沟国的追逐戏,无疑是片中最惊艳的场景之一,带有导演强烈的个人风格印记。说到这里,其实除了风格上的坚持,温子仁在《海王》中明目张胆夹带的“私货”,还有不少。比如,湄拉带着海王第一次去水下王国时,在海底找到一艘船,船的左下角,安娜贝尔的身影一闪而过。《招魂》中的安娜贝尔比如,后来两人乘坐飞机前往撒哈拉沙漠,寻找三叉戟的下落时,飞行员是谁演的认出来了吗?是温子仁的好基友——雷·沃纳尔。雷·沃纳尔同时也是《电锯惊魂》主演他作为编剧,与温子仁合作了《电锯惊魂》《潜伏》系列和《死寂》,他同时也是今年大热的科幻惊悚片《升级》的导演。《升级》而饰演海王弟弟奥姆的演员,就是《潜伏》和《招魂》系列的男主——帕特里克·威尔森。妥妥的神仙搭档除了把好基友们拉上船,温子仁还在片中致敬了他心中的大师和经典。比如“克苏鲁神话”的作者,H.P.洛夫克拉夫特。一开头的水晶球下面,压着的那本书就是他的《敦威治恐怖事件》。而海沟族的外形,神似他另一部作品《印斯茅斯的阴霾》中的深潜者。深潜者海王和湄拉去沙漠寻找三叉戟的冒险,变成了寻宝游戏。解密的过程,一秒让人想起《夺宝奇兵》—三叉戟所在的地心藏海,明显是在致敬凡尔纳的《地心游记》;海王能与海怪克拉肯对话的外挂,如同哈利·波特的“蛇佬腔”;震撼的“海鲜大战”,史诗级别的场景,让人嗅出一丝《指环王》和《星球大战》的味道;而最后出现的海底大怪兽,则带有《哥斯拉》的即视感。不过,最让我们有共鸣的,可能还是海王取走三叉戟的桥段。因为这部分的情节与孙悟空夺走定海神针那段儿,也实在太相似了吧!!更别提取走之后,海王把三叉戟耍得密不透风,也跟孙悟空耍金箍棒似的。而且,换一个角度看《海王》的故事——海王的母亲,亚特兰娜是亚特兰蒂斯的女王,父亲是灯塔看守人;一仙一凡坠入爱河,生下海王后,亚特兰娜就被天庭,哦不对,是海下王国抓回去,献祭给了海沟族;后来,长大后的海王历尽艰险,找到被困在地心的母亲并救出了她,一家人终于团聚。眼熟吗?这不就是《宝莲灯》吗!对于这种种巧合,温子仁在采访中这样说:自己从小就喜欢《西游记》,中国故事伴随了自己的成长,所以希望能把中国元素加进自己的电影里。虽然说,对于各种经典元素的引用,难免使影片有拼凑之感。但不得不承认,在支线剧情里杂糅了各种元素,将动作、冒险、奇幻、爱情、惊悚等类型片风格熔于一炉,也使得影片的节奏富有变化,观感更加丰富有趣。它的开头像童话,结尾如史诗;反派掀起的海啸,一秒带来灾难片即视感;意大利屋顶的追逐跑酷,又一下子变成了特工片。虽然总体上来说,《海王》的剧情仍然没有脱离超级英雄电影的套路。但目不暇接的震撼场景与多元变换的风格,仍然使人在观看过程中不断获得新奇的体验。两个多小时的片长,几乎全程无尿点。作为一部爆米花商业片,绝对值回票价。对于《海王》的粉丝来说,可以去二刷看个爽;而平时不爱这类影片的小伙伴,也可以试试从《海王》开始跳坑了。